0

贵州省大地公益基金会

通讯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

邮编:550081

联系电话:0851-82268555

传真号码:(+86)0851-82268555

您现在的位置:资讯首页 >> 信息中心 >> 大地基金动态 >> 公益慈善,你习惯了吗

公益慈善,你习惯了吗

作者:彩虹飞来源:散文在线 日期:2017年5月24日 19:57

    公益慈善,刚走到国人面前的古老而又年轻的话题,在西方社会则早已深入人心,构成了平民百姓平凡生活中最基本的部分,上到第一夫人、福布斯前三甲,下到贫民窟营养不良的少年,街头的流浪汉,都是公益慈善的践行者。在欧美的文明教化中,基督徒们从小就被告知:你拥有的越多,你的施舍也应该越多,富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的财富取自社会,就应该慷慨地回馈给他人。人们祝福乐善好施的会更加发达,诅咒一毛不拔的吝啬鬼反致贫乏。金融危机深重之际,赫赫有名的股神巴菲特首先站了出来,请求从他做起,最拔尖的那群富豪们要捐富人税,以此来扛过经济饥荒。
  
  在家庭观念中,西方社会的富人不会替儿孙积攒钱财,他们的儿女没有富二代的光环罩着,必须白手起家,独立谋生,因此,也就培养了他们对金钱取舍的正确的价值观念。在西方的格言中,认为一个人在暴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。巨贾豪商们的遗嘱中,大多把亿万资财捐献给了各类福利事业,泽被世上更多急需救济的穷人和难中人。微软的创始人比尔·盖茨,在跃居为世界首富后,从事业的巅峰急流勇退,成立了自己的慈善基金会,抽身而出,专门打理自己的基金,到世界各处送钱给穷人花,成立研究疑难传染病疫苗的攻关小组,他公开宣称,自己的财产一分一毫不会留给自己的子女。
  
  西方,包括深受英语文化熏陶的香港,对做义工,都是满腔热忱,很多年轻人默默无闻地到一些穷困地区,无怨无悔地奉献自己的知识技能,认为这样的人生才不白活一回。生活中遇到落难者,路人会热情地施以援手,不会猜疑地担心会被反咬一口。开朗的西方人甚至认为身体也不是什么值得留恋的臭皮囊,咽气之后,能用的器官只管移植他人,虽然自己的灵魂消失了,但局部躯体尚存活人间,也是一大幸事。
  
  相比之下,看看我们有着数千年悠久文化传统的中国,公益慈善事业徘徊不前,举步维艰,对各式各样的献血、募捐、助人等活动,国人们疑虑重重,瞻前顾后,个别人甚至冷嘲热讽。慈善似乎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,看上去很诱人,没人想去触摸;公益成了装饰门面的花盆,检查日、节庆日,街头、广场摆一摆,不用三天,一切寒酸混乱照旧。
  
  某些官员理直气壮的说,我是公务员,人民的公仆,一直在服务大众社会,始终在做公益事业。我文山会海,应酬繁多,哪有闲暇去做具体细微的公益慈善呢?至于说,有些特困户没得到关照救济,那也是百虑难免一疏。我们的国情所限,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啦,那点财政预算只是杯水车薪。要振兴地方经济,实现大发展大跨越,让人民过上小康生活,我们就需要出国考察,借鉴先进经验嘛。我们需要热情款待好千方百计邀请来的投资招商的贵宾,我们要装修好楼堂馆所,优化投资环境嘛,没有梧桐树招不来金凤凰。困难户呢,也要多体谅政府的难处,要自强自立,尽量把困难自己消化掉,光向政府、社会伸手是惰性的表现哦。
  
  摆摊的小贩感叹说,我天天起早贪黑,辛苦挣钱,收入微薄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泥菩萨过河,自命难保,哪有做慈善募捐的本钱呢;农民兄弟诉苦说,一年吃不上几吨鱼肉,粗衣粗食,跟那些衣食无忧的城里人没法比,离小康也远的没谱,只勉强混个温饱,谈什么献爱心。下岗工人摇头说,我的父母久老病缠身,没公费医疗,看不起病,我的孩子游荡在家,无处谋生,新房、媳妇都没个着落,我们才是需要救助的弱势,。
  
  暴发户们不声不响,坐着头等舱双飞出国观光,奢侈品商场里,眼也不眨地一掷万金,拉斯维加斯的赌盘里,潇洒下注。他们在想方设法的攫取更多的钞票,他们在行贿,在投机,在逃税,在办绿卡举家迁居海外,他们宝马奔驰轮换着开,洋房别墅轮流住着,二奶小三左拥右抱着。他们不放过每次大把淘金的机会,存折上的天文数字不断攀升就是他们最大的快感,不管这钱是否沾染着别人的血汗,散发着污污的恶臭。而面对公益慈善的拷问,他们却装聋作哑了。在这些巨富的心里,他们只想腰包鼓鼓的逃离噩梦之地,逃到他们自认为的享乐天堂,全然不顾祖国还有嗷嗷待哺瘦骨嶙峋的婴儿,还有交不起几十元书本费即将流泪永别校园的少年,还有绝症折磨堪堪待毙的绝望病人。
  
  赈灾义演现场,群情激奋,主持人、大腕明星们声泪俱下地煽情,抓拍的现场视频画面感天动地,台下特邀来的国企民企的老总们慷慨仗义,举起的认捐牌上,人民币符号的后面数字五位,六位,七位……,可是支票没签字,就是空头的,这些久混江湖的老总们有赖债的,有赖工资的,居然也有赖募捐的,这也是我们的一大特色吧,看看会场上老总们热血沸腾激昂陈词的表演,简直就是一场作秀十足的广告代言,事后溜之大吉,甚至矢口否认,别说区区善念了,诚信对他们这些老赖们都是难得的品行了。
  
  陈光标,中国首善,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的老总,在四处奔走,到新疆,到广西,把爱心亲手献给那些最底层的弱者。慈善公益的舞台上,他声嘶力竭地唱着独角戏。他把大摞大摞的百元大钞堆在淳朴的良心上,垒砌起公益慈善的纪念墙。有人讽他作秀,有人讥他自我炒作,台湾的富豪们公开地表示对他不欢迎。可是,那些批评陈光标张扬的人为什么不拿出低调捐献亿万的姿态呢?为什么没有几个人公开响应陈先生裸捐的倡议呢?正像革除陋习倡导文明需要大声疾呼一样,陈光标的高调募捐是公益慈善的必经之道,他在奋一己之力试图唤醒麻醉的大众,他是一面镜子,照出了那些冷血富豪们贪婪、自私的猥琐,炫出了博大爱心的万丈光芒。如果福布斯大陆排行榜和中华慈善榜能惊人吻合的话,陈光标就没枉费那番苦心,比尔·盖茨到中国劝捐也不会尴尬地草草收场。
  
  是的,我们的国家还没富得流油,我们的国力还没强大到阳光普照,贫穷的角落里,还有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身影。我们的国民还在初醒中,一小步一小步,缓慢地挪向公益慈善的文明高标。洪水地震,大大小小的单位,还得靠出纳强行扣除员工的薪水充作善款,募捐的数字当然不菲,得来好像也轻而易举,只是漠视了被捐者的意志和情感;大学校园,义务献血成了评优获奖的硬指标,莘莘学子被绑在慈善公益的台柱上示众,难堪得叫人哭笑不得。湖南的某县,为能申请到扶贫县的指标而大张旗鼓,额手称庆,视之为莫大的荣誉,天大的成绩。校园的贫困生们,为了申请到微薄的救济款,必须晒出自己贫窘的家丑,必须忍受戳脊梁骨般的羞辱。
  
  社会在进步,公益慈善的先行者们和陈光标先生齐头并——功夫巨星李连杰苦心经营自己的壹基金,汇点滴之水成慈善的江河;祖海、屠洪刚等歌手踊跃热心红丝带活动,给艾滋病患者送去难得的关怀;汶川地震,河北的农民开着自己的农用三轮车,不远千万里奔赴灾区,为抢险救灾倾尽绵薄之力;汤灿、谭晶等知名女星积极参与母亲水窖工程,为久旱的升斗之家送去瓢瓢甘泉;更不用说,造福华夏的希望工程,送无数失学儿童重返了窗明几净的教室。
  
  公益并不遥远,慈善就在你我的一念之间。当你递给焦渴的问路人一杯凉茶,慈善就在你殷殷的双手上;当你帮着残疾人推动轮椅艰难上坡,慈善就在你掌心微微沁出的汗水里;当你披着展会志愿者的挎带在炎炎烈日下执勤,公益就在你无私奉献的微笑中。你在敬老院里真诚地陪着孤寂的老人聊天解闷,公益就在你和善虔诚的亲情里;当你在百般拮据中,捐出一套不合身的衣服,献出几本闲书,你的品性就远胜过那些一毛不拔的百万富翁;当你用血汗钱为村里铺上水泥路,你的心里会和迅驰无阻的车流一样顺畅;当当你志愿成为一名无国界医生,到战乱和灾荒盛行的非洲去救死扶伤,你就是当代的公益天使;当你离开生活优裕的老家,只身到山寨小学支教,公益的丰碑就会刻上你平凡而不朽的名姓。
  
  是呀,当我们的思维在饱受经济大转型的冲击之后,痛定思痛,或许会更加的理智,清醒,更加的淡定,淡薄,行善施爱文明的逻辑会重新占据我们思考的眉峰。金钱崇拜是利欲熏心的毒瘴,责任和义务才是每个生者需要肩负起的义不容辞的担子。当温饱和饭碗不再成为国人的急功近利,当简约的幸福和简单的快乐成为一种时尚,或许公益就是闪耀在我们心灵中的那一抹最亮丽的光辉。
  
  谁都会有老去的那一天,谁也难免有犯难的那一刻,伸出去的手,伸来的臂膀,会把整个人间搂得更紧,抵御风雪和严寒。送人玫瑰,手留余香,给予者是有福的,是欣慰的,,时时谨存善念,点滴践行公益,把公益慈善溶进我们滚烫的血液,像心跳那样从容地行善布爱,像呼吸一样自然而然地参与募捐,像衣食住行一样的习惯公益。
  
  富余时,我们谦逊低调,量力而行地付出我们的力气和财物,困窘时,也像布施者一样,心胸坦荡地大方领情,无羞无愧。到了那一天,我们这个世界将会变得怎样的和谐,美妙呀。展望那一天,我们对社会对人生不再失望;憧憬那一天,我们枯干的泪腺仍然泉水般奔涌。为了这一天,我们还得不遗余力地奔走呼号;为了这一天,我们要倾力而为,不吝血汗。
  
  这一天,并不太远,这一天,我们拭目以待!

所属类别: 大地基金动态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